燕淮寒侠

一个晒卡的,吃bg

妈的昨天军训才一天,脸都晒伤了
再加上今天一天,脸和脖子都肿了
左边脸和下面脖子又红又肿,还又疼又痒
ycy一点都不灵,w老子j求雨求了三天了,就他妈还是大太阳,一点云都没有
妈的军训到底有什么用啊,给卖防晒霜的赚钱吗?
解放鞋穿的jio疼,jio都磨破皮起了血泡
生活真是太惨了
这还军训第二天,剩下八天怎么活啊

别了他他吻她他吻她吻他吻她


延续愉快过程(你我他怎高兴)


下个他他吻她


他吻她再亲你结束这旅程


多得你这煞星

每次路过街上的小店就会听到这首歌,小时候觉得小店的老板娘特别美,举手投足都有着一种韵味。于是就很笨拙的模仿她。
你喜欢的人本是凡人,是你的注视让他镀上金身

建了个群,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开开脑洞啥的
偶尔妄想一下刀刀与审啥的
还有每天都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限乙女与腐,别吵架就行
群主年龄大了见不得可爱妹子吵架
请见谅
这群的目的就是用来开开脑洞的
不站队不站队

你根本不知道为什么突如其来的伤害就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年轻美丽的自己,大好时光的自己就这么没了。你可能来不及回想爱你的人,你肯定感到深深的恐惧与恨意。我坐在家里沉默的看着你照片,想象你也跟我们一样,都是爱做梦的年纪。安息吧可怜的女孩。如果真的有因果报应,希望那个畜生马上被恶魔带走。

山河

列行ooc,介意的妹砸不要点
求红心和评论!


————————————————
"第二天正好是他们的什么宴会,我与小师弟约好在宴会中人们情绪最高时动手"

"动手前我跟小师弟一再确认,之后我总感觉有些心慌,于是把蛊毒带到了宴会上,我扮作一个邀请过来的夫人,小师弟扮作我的孩子,伪造了一份请柬后我们就正大光明的进去了"

"没想到在动手的时候被侍女发现了,侍女大喊大叫引来了侍卫,计划只得提前,我拖延时间小师弟刺杀,最后只能从后门逃走,谁知道是个死胡同"

"那主殿之后呢"药研问道

"被子盖好别着凉了"灯栾替他掖了掖被子"翻墙的时候没想到追兵来的还挺快,小师弟还没翻过墙,我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不知道谁手抖把箭射出来了"

"那把箭射过来的时候我恍了一下神,没躲过,就划了到口子。之后翻过墙顺着小路走了。跟小师弟回去的时候,简单包扎来一些就没管他了,结果就成这样了"

"诶这么快就睡着啊"灯栾晃了晃脑袋"还都是小孩子啊,早点睡是好事。那我也睡吧"

————————————————
"药研,药研,起床了"

"主殿早上好,加州老爷去哪了"

"在正厅等着我们,去吃早饭吧"灯栾说罢伸出来手"拉我一把,刚才把昨天捡到的两把刀喊出来了,走去跟他们认识一下"

"今天早上吃面,我跟你讲,我做的面可好吃了,以前少林寺的和尚们都找我给他们做饭,一次二十文都有人来"

"为什么么呢主殿”

"因为他们主持做饭太难吃了,吃下去跟毒药差不多"灯栾边走边说到,拍了拍药研的肩膀"哦到了,去跟他们熟悉一下吧"

"我是歌仙兼定,乃是历代兼定当中最优秀的第二代刀匠——之定的作品。名字的由来是三十六歌仙。甚是风雅吧?······不过,要是知道其原因是曾经的主人斩杀了三十六人的话,大家都会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吧。 "

"……我是大俱利伽罗。相州传广光的作品。之前的主人是伊达政宗。名字的由来是刀身的俱利伽罗龙雕刻。……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因为,我是无铭刀。 "

"就喊你们歌仙和俱利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古代唐国的人,是你们的审神者"灯栾说完已经坐下,拍了拍凳子"先坐下来吃饭,今天早上我下的面,别嫌弃啊。辣椒和醋在桌子上,想吃自己放"

"你们先吃,我去锻造间看一下"灯栾起来抹了抹嘴,走了

"药研,这位主殿是……"

"歌仙老爷不用担心,大将人很好,就是有点怕黑,晚上不能一个人睡"

"怕黑啊,俱利你怎么看"

"没什么特别的,我吃饱了"俱利说完起身走了。

"大将怕黑不能一个人睡,昨晚是我和加州老爷陪着她睡的。现在看来会是小孩样子的短刀或者比较可爱的刀比较容易与大将接触"

"大将是古代唐国的人吧,要是大将会一些诗词就好了"歌仙说到"啊……多么风雅"

"来来来带你们去正厅吃饭了!正好你俩都是早上出来,赶上了早饭"灯栾的声音越来越近"清光吃饭了!"

"来了来了!主殿待会能不能陪我去趟万屋,我想买点甲油!"

"好好好陪你去,说好了也得帮我选一瓶!"


少年人那浓密而又澄澈透明的爱意
在我看来只是对脸的一见钟情
所有的日久生情都只是将就
没人在你外表丑陋的时候会关心你的内在
他们在乎的
只是一瞬间的自我高潮而已

山河


对八起姐妹们我昨天没有码字,08年以前的维密太好看了!!!完全被麻豆们吸引了注意力。
提醒一个看我文的你们一下,本文团宠,没有cp。我没谈过恋爱把握不好心情,还请见谅。
这章可能有点长
欢迎姐妹们跟我私信讨论剧情啊!!!

——————————————————————

"加州老爷,我得给你提个醒"

"什么事,药研你别神秘兮兮的,我鸡皮疙瘩都快下来了"清光说罢搓了搓裸露在外的胳膊

"没什么,就先给您提个醒,先做好心里准备"

‘哇靠药研这样是想干啥,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清光暗暗想到,突然开口

"话说你不是住在短刀部屋吗,怎么跑过来了"清光疑惑的问道

"是主殿让我过来的,一会加州老爷你自己问主殿 ,我先把床铺好"药研边说话手上动作麻利的把床铺好。

‘难不成药研不敢一个人睡?不对啊药研应该不会怕。’清光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今天也是疑惑的一天呢,清光桑

拉门突然被灯栾拉开,清光被吓了一跳。

"我的妈主殿你把我吓一跳,主殿你怎么晚有什么……"清光边转身变说到,却突然没了声音。

"加州老爷怎么回事,是主殿有什么问题……"药研边说到边从浴室里走出来,也突然像是被按了静音了一样

"?你们怎么了,"灯栾见俩个都是这种情况,不禁疑惑的问道

原来是灯栾刚刚洗完澡出来,脸上染着微微的红,衬得人比下午那时更有气色,又因为洗澡,换下了那一身几乎全是金属的溯雪校服,穿上了背心沙滩裤,白腻的皮肤裸露在外。头发放了下来,有点温婉可人的意思。视觉冲击是挺大的

如果是忽略了身上的疤痕的话

"主、主殿,您这是……"

"你们这太大了,又没个人气儿。我不敢一个人睡"灯栾说罢,往里面跨了一步

"再站在外面,我就要热死了。让我进来凉快凉快吧"

"好,好的"药研说到"主殿,您身上这些伤疤是怎么回事?"

"每个伤疤的故事都不一样,能凑起来给你们讲一年了,清光你还愣在那干嘛 过来睡觉了"灯栾说罢已经坐到了药研刚刚铺好的床上,拍了拍身边被褥。

"给你们说一下哈,我要睡中间,睡两边我就怂了,左右你们自己选"刚刚说完边钻进了被窝。

"来来来,反正时间还长,来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灯栾又坐了起来,半靠在墙上说到

——————————————————————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清光想到

最后讨论出的结果是药研睡右边,清光睡左边,三个人睡一排,灯栾干脆翻出来一个大被子,三人盖一个被子。

‘主殿我虽然不想吐槽,但是你是一个女孩子啊!女孩子怎么能睡在两个男(刀)的身边啊!’清光内心咆哮到

今天也还是辛苦你了呢,清光麻麻桑。

"都躺好了吧,那我开始讲了"灯栾说到"先说这个胳膊上长的吧"

"那是安禄山起义的第三年,起义其实说起来就是造反了,只不过是好听一点的说法。当时我接了一个任务,负责刺杀安禄山手下的一个军师,此人虽然大主意没几个,但鬼机灵多。整的百姓苦不堪言。然后我就跟自己的师弟接了这个任务。"

"小家伙还是第一次接任务,兴奋的眼睛里都是亮光。那样子还挺招我喜欢的,啊不好意思,跑题了。总之就是我俩把要带的东西带上,路上顺路去了一趟苗疆,苗疆你们知道吧,就是盛产毒药的地方,我去问熟人借了点"

"说来也巧,我平常刺杀都不用药物的,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有种感觉让我留一手。我就顺路去了一趟苗疆"

"我跟师弟赶了三天的路程,又换了水路,一番折腾终于赶到,准备第二天动手"

对八起今天没有码字
维密太好看了吧!!!尤其是05,06,08届的超好看啊!!!
最爱的还是05届情迷俄罗斯主题
小开女皇
可以说是和好看了……

山河

dbq刀男依然ooc,婶依然吊炸天。介意的妹砸就不要看了以免给你造成不适。还是那句话,求大嘎给我红心评论小蓝手,丢人就丢我好辣!!!

对不起昨天晚更了!!!以及这章很水!你们快用评论砸死我吧!!!

————————————————

"出阵?"清光不可思议的问道"药研你不会是想让主殿和我们一起吧!"

"正是如此"

"这没什么的"灯栾按住了惊讶的清光"刚好我也想去看一看你们这里的出阵是什么样子的"

顺便去试试身手,唔,手应该还没生吧,灯栾心里暗暗想到。

"都吃饱了吧,今天刚来,没什么合适是食材。随便搞了一点,等下次食材多的时候再给你们做吧,清光带路"灯栾一边说着一边擦了擦嘴。准备起身往屋外走起。

"对了,你们出来的时候小心点,我埋了一些东西,不要惊动他们"

"清光,药研,走吧。试一试你们在这里的实力!"

"嗯!"

————————————————
到了第一战场才发现,都是些骨架。骨架似乎感觉到陌生的气息便张牙舞爪了起来。

"这就是你们要对付的敌人?"

"是的主殿,敌人的强度会随着时间而慢慢增长,请主殿站在后方"

"你们先上吧,我先看一看实力"灯栾说着往后退了几步"不用在意我,我有自保的能力"

"呀!"药研的一击没能使敌人丢掉性命,反而激怒了敌人。对方在空中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刺伤了他

"哇靠竟然敢动我的人,药研你退后,让我来收拾他!"

说完灯栾一个箭步冲上去,弯腰,手撑住地面,大长腿上的短靴机关自动开启,当腿踹上地热的时候。灯栾乘机抱起受伤的药研往后闪去。

站稳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千机弩,追命箭上膛,发射。d空中敌人应声倒下。变成了正常颜色的一把打刀。灯栾上前拿去那把刀,递给怀中的药研

"给,拿好,我们去找清光"说罢掂了掂药研,"这么瘦?下次多吃点饭,交你怎么用短刀。政/府是傻子么,教你们这样用短刀?不知道折了多少把好刀,下次带你去土豪山庄看看,看看她们的刀"边说边往清光那边走去

当清光好不容易解决了所有敌人,转过头时看到了惊恐的一幕

主殿为什么单手抱着药研?

主殿怎么抱得药研?

药研你脸红什么!我也想要主殿抱抱!清光在心里吐槽到。

"主殿敌人已经解决完了,药研这是?"

"解决了就回去,药研受伤了带他回去治疗"

————————————————
"也就是说,我只要手放上去药研就好了?"

"是的灯栾大人"小狐狸说道"您的内力和这边的灵力差不多,应该是按照1:10的时候比例来的"说这话的小狐狸是接待灯栾的狐狸"上面要我跟着大人一起,所以我办了些交接程序才来晚了"

"小狐狸有名字么"

"没有呢,大人要不给我起一个吧"

"就叫崇光吧,好记,而且你是个雄的吧"

"是的呢大人"

"往后会有其他动物的,要给他们做好表率哦,表现好了有油豆腐"

"好的!"崇光摇了摇尾巴。

"药研醒了啊,还能感觉到哪不舒服吗"灯栾关切的问道

"没,没有,主殿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药研问道"为什么那时候要救我呢,明明以后还会有很多药研啊"

"但是那些药研都不是你,知道吗"灯栾敲了敲药研的脑袋"每个人存在于这个世界就有他的理由,就算有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人,那个人也不可能代替你的,明白没。你是我的药研"

"独一无二,仅此而已"

"好了好了,小孩子想那么多干嘛"灯栾站了起来,手却伸向药研"走吧,很晚了,该睡觉了"

‘独一无二么,您也是我独一无二的大将啊’药研想到,乖乖的把手放在了灯栾手上。

"这才对嘛,我们去找清光吧,他估计在房间等着我们"灯栾边走边说到"我会跟你们睡在一起,我不敢一个人睡,别露出那个表情。明明是你们这里太大太空旷了"

"啊……好的大将,但是大将,你耳朵红了啊"

"热的!治疗间里不通风热的!"

山河

dbq刀男依然ooc,婶依然吊炸天。介意的妹砸就不要看了以免给你造成不适。还是那句话,求大嘎给我红心评论小蓝手,丢人就丢我好辣!!!

————————————————

  "看样子今晚只能简单点搞了"灯栾走到厨房里点点戳戳的"这食材也太少了吧,还有这厨具,都2210年了还要烧火啊。就算我活的时间长也不能这样对我吧"

  说罢摸了摸食材"只能搞个蛋炒饭了,改天去买件衣服吧,这衣服挺不方便的,诶还不知道这里现世的衣服是啥样的,抽个时间去让塞尔塔去看看,他品位还挺好的"灯栾一边说着手上一边处理着食材。

   "米饭是熟的啊,那比较方便了"边说收了边磕着鸡蛋,"三个吧,反正米饭挺多的,应该会够数的"磕完鸡蛋后拿去筷子开始顺时针打蛋,油先下锅,再烧火,放在油到处喷溅。

  一边等油烧热,一边打蛋的灯栾嘴里还不停念叨着

  "出阵……好像跟我那边搞任务是一个道理吧,还不清楚这边的实力大小了,手册上没写审神者不能参加战斗吧,管他呢,我下场试一试就知道了……"直到听见了油刺啦刺啦响的声音。

  "诶呦我的妈赶紧放点盐"放盐避免粘锅,把打好的蛋均匀的倒入锅内,先等它泛起白泡开始成型之后翻炒,再放入米饭均匀一下就好了。

  "成了!"灯栾美滋滋的看着"没想到我厨艺没退步啊"手上动作不停,把蛋炒饭都乘在碗里,端着三个碗就往正厅走了

  此时锻造间的清光也唤醒了那把刀,应该说是一把短刀。

  "这个图案……是粟田口的短刀吧,嘛只要来的不是乱藤四郎那家伙就好了,那家伙擅长吸引主殿,等我和主殿熟悉一会的时候他在来吧……"话音未落便被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药研藤四郎吧。虽是这样一个名字,我和其他兄弟们不同,是在战场长大的。风雅的事情我不懂,战场的话就放心交给我。以后好好相处吧,大将。诶?"来者介绍完后却发出了疑问的话语。

  "加州老爷好,您刚刚说的是什么?大将不在嘛"药研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药研我们边走边说吧"清光尴尬的打着圆场混了过去。

  "药研我跟你说,这次的主殿不跟以往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

  "这次是一位女性,而且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行事却非常果断,而且看气质与服装,好像是古代唐国的人"

  "古代唐国的人?那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才会过来的吧"

  "应该是吧,主殿应该做好了饭在正厅等我们,喏,前面就是正厅,我们赶快进去吧。"

  说罢,药研跟着清光一起迈入了正厅。

  之后回想起来,药研永远忘不了那一幕,静坐的女子听到他们说话声后,双眼猛地睁开,红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很劲却在看到他们是又放松下来,脖子上暴起的青筋缓缓消失如同阿修罗的恶鬼给自己披上了骨肉。

  药研迅速判断出,这位大将有两把刷子,刚想张嘴提问却被自家主殿捏住了脸。

  "这是药研吧,真好看,这么好看的孩子好奇心不能太重哦,什么都别想先来吃饭吧,清光,还愣在那里干嘛,做到这里吃饭。"说罢松开了揉搓药研的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垫子。

  "主殿这看起来好好吃!话说主殿你多高啊?穿高跟鞋可太好看了"清光笑眯眯的问道

  "净身高应该有个175吧,诶你们说我是不是可以去找个模特的工作啥的"灯栾漫不经心的说到"药研你怎么不吃啊,是不合胃口吗?"

  "不,并没有,大将的饭菜很香"药研想了想回答到,‘大将不想说就不要问了,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的。而且看大将挺平和的,兄弟们来了让他们去问去’

‌您的好友药.心脏.疼爱兄弟.研已上线

"大将,不,主殿"药研说到"您一会可以跟我们一起出阵吗,我想看看主殿的实力"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