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一个晒卡的,吃bg

山河

"得给你们买几件衣服"灯栾边走边说"歌仙看起来比较喜欢诗词歌赋什么的,一会给他带几本,长谷部的话,给他带点纪念礼品回来就行……"


"大将大将,你看这个红色怎么样"清光选了一瓶甲油向灯栾问道


"颜色不错,能配你的肤色。而且显白"灯栾说道"清光你只要这个嘛,再看看呗"


但清光却只是摇了摇头,"只要这个就好"


"真的不要别的了吗"灯栾看出来清光有一些迟疑"大胆说,我尽量满足你"


"我想要大将要宠爱我"清光说罢"其他我都不要了,只要有这个就好了"


"好好好,答应你"灯栾说罢摸了摸清光的头,"来拉勾勾确定,违反的人上厕所都没纸"


"……哈哈哈哈哈师妹你这个……哈哈哈哈哈太狠了吧"


"东西差不多够了,我们回去吧"灯栾转身说道"连翘你自己把东西送过来,我们先回去了"说罢跟清光头也不回的走了


"师妹师妹!等等我"连翘立马提着东西拔腿追上"师妹我帮你把你自己的衣服都收拾好了,回去就给你"


"嗯,走吧。你这次过来,确定不是躲什么人吗"灯栾眉毛挑起扭头问道


"跟师傅打了招呼才出来的,别担心"


"谁担心你了傻逼,我是怕到时候你死这没人给你收尸"


声音渐渐远去,过了一会却在他们刚刚回去的位置冒出了几个人


"找到她了,但是连翘也在怎么办"


"修改计划,按兵不动"黑影中的一人说道"这次他们知道这事,会怎么对你呢……呃!"


"师妹这尾巴断的不干净啊"连翘边说手上动作却不停,利索的扭断了一个黑影的脖子


"彼此彼此,你上次不也是"灯栾活动着手腕"记得留一个活口,给辛夷"


"给我也行啊师妹,你就知道给辛夷都不给你师兄我了,都不疼你师兄了"连翘故意掐着嗓子说道,却遭受到自己师妹的肘击一个。


"好好说话,那辛夷有猫,我去他那边还能顺便撸撸猫"灯栾边说边翻了个白眼"再说了,放你手里你又下手太重怎么办。走吧先回去再说"


回到本丸后,连翘神秘兮兮的把灯栾拉进房间把门关上


"你干什么,一会要吃午饭了我得去做饭"


"干你……疼疼疼师妹!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连翘被揪住耳朵后立马鬼哭狼嚎了起来"师妹师妹!正经事正经事!先松开手呗"


"你看这些"连翘指着这些摊开在桌上的纸"这个是假扮一个大学生入学,时间是四年"


"时间太长,不接"


"那这个,搞掉姓王的这个人,价随便开"


"私人恩怨,而且你看"灯栾指着纸上说道"这人我听说过,是个乐善好施的人。约莫着是与他有些矛盾。不接"


"那这个!这个你肯定会接"连翘幸福的抖起了这张纸"是个连续几年的任务,但是在每年3,4,9,10这几个月份比较忙。而且后面还可以报销出行费用,不过说要带两人随行"


"就接这个,这是干啥的"


"呃……我觉得我说出来可能会被你打死"连翘拧巴着脸,不情愿到了极点"是走秀"


"行吧,就这个"灯栾问道"对身高有什么要求吗"


"男性身高一米八五以上,容貌出色着优先考虑。女性身高175以上,气质高冷者优先"


"那还好,我身高过了"灯栾起身准备打开房门


"我问你一个问题"


"说"


"还是不准备回来吗"


"不是我不想回去啊"灯栾微笑了起来"是他们容不下我了"


"想他们的时候就到师兄怀里哭哭"连翘张开双臂"师兄的胸肌随便你靠"


"谢谢"灯栾说罢和连翘拥抱了一下"到厨房来帮我,今天中午吃火锅"


"好嘞!吃鸳鸯锅,咱俩麻辣他们清汤"连翘说完手上翻找了起来"在哪呢……记得好像在这里……找到了!火锅底料!"


"走,师兄今天带你下厨!"


山河



你们的鸽子回来辽,依然流水账

————————————————


"长谷部你先去吧,我和鸣狐还有些话要说"


"好的主人,那么我先进去了"长谷部说罢,还贴心的帮忙关上了门


"鸣狐,你与药研是亲属关系吧"


"主人主人,鸣狐简单来说是药研的叔叔啦"小狐狸说到"藤四郎还有很多人没有来,药研算是他们的哥哥了,从辈分上来看,就是他们的叔叔了"


"鸣狐,那你面具是?"


"主人主人,鸣狐不擅长与人交流了,所以带上这个面具由我来替他交流啦,但鸣狐不是不会说话哦,主人可要记住了"


"嗯,是这样的"鸣狐点头说到


"声音挺好听的,跟辛夷有的一比"


"主人主人,辛夷是谁啊"


"是以前的一个朋友,好了好了,去吃饭吧,小狐狸你也有份啊"


"崇光,给小狐狸带点吃的!"


"鸣狐进去吃饭吧,小狐狸在这等一下,油豆腐一会就来了"灯栾等鸣狐走后说到"崇光是这儿的狐狸,政府那边的。"


"以后还会有动物来吗"


"会的会的,有很多动物"


"下次带你去看滚滚,特别可爱,啊对了,去万屋的时候给你们带几件衣服"


"主人主人"崇光喊道"有客人来了"


"你先吃,我去看看"灯栾边说边起身"崇光,是谁啊"


"是个不认识的人,他好高啊,他还是穿着和主人差不多的衣服"


"差不多的衣服……"灯栾嘴里念叨着,"夏婉安,不对啊,那女人不可能来的啊,难道是小师弟,不可能啊,不会是他吧……"


"是我怎么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来的那个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跨进正厅


那人长了一副桃花眼,眼波流转间,能把人的魂给勾了去"好几年不见了,没想到你这个傻逼躲到这里了。诶"那人碰了碰清光"帮我盛碗饭"


"我靠你说谁傻逼呢连翘,你个狗逼。来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等我吃完饭再说,帮我端杯水"


"谁让你吃这么快,噎死你算了"灯栾一边说道一边起身倒水"快点喝,磨磨唧唧的干啥呢"


刀剑们互相对视了一下眼神,由药研开口问道


"大将,这位连翘大人是?"


"是我以前的师兄,正经事没有,花花肠子倒是不少,来找我有什么事"


"看你说的,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连翘便是边抛了个媚眼给灯栾,搞的灯栾感到一阵恶寒"想你了呗,顺便给你介绍几个工作"


"为啥要给我介绍工作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


"可这次不一样啊,你看你现在找了工作成了社畜,还养着这么多人,你不得找点事干啊"


"那我自己会看,你也不用特地过来一趟吧"


"给你介绍工作你还不乐意了,我这不是想你了过来找你呗,我跟你商量个事啊"


"什么事啊"灯栾问道


"就是这样……"连翘嘀嘀咕咕跟灯栾讲到"求你了师妹,师妹你最好了,你让我住这,我给你买小裙子啊"


"行,看在小裙子的面子上让你住"灯栾说道"西边第二间,平时帮忙教下药研他们就行。"


"至于这些工作,等我回来再看。一会一起去商店吗"


"去去去,师妹你干啥去啊。"连翘问道


"换衣服啊傻逼"灯栾骂到"你穿这个去是想引起轰动吗,给我穿这几件衣服去"说罢把衣服扔了过去。"等我五分钟啊"


"好嘞"连翘嘴上答应的痛快,手上动作也不慢,换好了衣服


"连翘大人,您和主君是什么关系"歌仙问道,"看您的表情,应该不只是师兄妹的关系吧"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连翘眨了眨眼对歌仙说道,"小刀精,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啊,这事情很复杂,等我下次有时间,心情好再和你说吧"


"连翘你个臭傻逼站哪干啥呢,还走不走了"灯栾说道,又转头向清光药研喊道"走吧,我们去万屋"


爱了!!!!!!
收到了鹤的来信!!!非常感谢 @井原吸鹤 太太!!!
收到信的我十分开心!!!舍友们以至于我交了男朋友嘿嘿嘿嘿嘿嘿。
十分激动,以至于激情自拍了一张嘿嘿嘿嘿嘿

第一次专业课,一个半小时
我尽力了

妈的我晚上做了个梦,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心情
本来昨天去打了两个耳洞,睡觉的时候也特别注意不碰到它
结果晚上做了个梦,还是ABO型的
梦见去外面旅游,晚上回酒店去睡觉,要出示自己的身份识别
我身份识别上是个b,妈的就给老子分在A的楼层,是因为我是bate不会有反应么
结果隔壁房间是个假装a的o,妈的半夜发情搞的整个楼层都开始暴动
但我记得有个a看上去挺平静的,他问我为啥没有反应,我说问身份识别是b
他突然一笑,哇靠他笑起来真的好看,说他是出来找一个bate的,接着他又跟我说,现在很多o太强势了,都开始装a,他找了很多次,妈的结果一眼就看出来是o,把他气的要死
于是他开始观察一下o女性和b女性,发现在同种情况下b女性更加好一些,于是决定找一个b女性
结果他说完就揪了一下我的耳朵,我感觉耳朵很一热一下,他说打了个什么印记。这玩意连着他的终端,他能从终端看到我的位置以及周围环境
接着他就让我回房睡觉,但是我睡着了耳朵却一直很热
一睁眼我醒了,发现自己压住了耳朵
许个愿希望今天晚上还能梦见他

妈的昨天军训才一天,脸都晒伤了
再加上今天一天,脸和脖子都肿了
左边脸和下面脖子又红又肿,还又疼又痒
ycy一点都不灵,w老子j求雨求了三天了,就他妈还是大太阳,一点云都没有
妈的军训到底有什么用啊,给卖防晒霜的赚钱吗?
解放鞋穿的jio疼,jio都磨破皮起了血泡
生活真是太惨了
这还军训第二天,剩下八天怎么活啊

别了他他吻她他吻她吻他吻她


延续愉快过程(你我他怎高兴)


下个他他吻她


他吻她再亲你结束这旅程


多得你这煞星

每次路过街上的小店就会听到这首歌,小时候觉得小店的老板娘特别美,举手投足都有着一种韵味。于是就很笨拙的模仿她。
你喜欢的人本是凡人,是你的注视让他镀上金身

建了个群,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开开脑洞啥的
偶尔妄想一下刀刀与审啥的
还有每天都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限乙女与腐,别吵架就行
群主年龄大了见不得可爱妹子吵架
请见谅
这群的目的就是用来开开脑洞的
不站队不站队

你根本不知道为什么突如其来的伤害就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年轻美丽的自己,大好时光的自己就这么没了。你可能来不及回想爱你的人,你肯定感到深深的恐惧与恨意。我坐在家里沉默的看着你照片,想象你也跟我们一样,都是爱做梦的年纪。安息吧可怜的女孩。如果真的有因果报应,希望那个畜生马上被恶魔带走。

山河

列行ooc,介意的妹砸不要点
求红心和评论!


————————————————
"第二天正好是他们的什么宴会,我与小师弟约好在宴会中人们情绪最高时动手"

"动手前我跟小师弟一再确认,之后我总感觉有些心慌,于是把蛊毒带到了宴会上,我扮作一个邀请过来的夫人,小师弟扮作我的孩子,伪造了一份请柬后我们就正大光明的进去了"

"没想到在动手的时候被侍女发现了,侍女大喊大叫引来了侍卫,计划只得提前,我拖延时间小师弟刺杀,最后只能从后门逃走,谁知道是个死胡同"

"那主殿之后呢"药研问道

"被子盖好别着凉了"灯栾替他掖了掖被子"翻墙的时候没想到追兵来的还挺快,小师弟还没翻过墙,我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不知道谁手抖把箭射出来了"

"那把箭射过来的时候我恍了一下神,没躲过,就划了到口子。之后翻过墙顺着小路走了。跟小师弟回去的时候,简单包扎来一些就没管他了,结果就成这样了"

"诶这么快就睡着啊"灯栾晃了晃脑袋"还都是小孩子啊,早点睡是好事。那我也睡吧"

————————————————
"药研,药研,起床了"

"主殿早上好,加州老爷去哪了"

"在正厅等着我们,去吃早饭吧"灯栾说罢伸出来手"拉我一把,刚才把昨天捡到的两把刀喊出来了,走去跟他们认识一下"

"今天早上吃面,我跟你讲,我做的面可好吃了,以前少林寺的和尚们都找我给他们做饭,一次二十文都有人来"

"为什么么呢主殿”

"因为他们主持做饭太难吃了,吃下去跟毒药差不多"灯栾边走边说到,拍了拍药研的肩膀"哦到了,去跟他们熟悉一下吧"

"我是歌仙兼定,乃是历代兼定当中最优秀的第二代刀匠——之定的作品。名字的由来是三十六歌仙。甚是风雅吧?······不过,要是知道其原因是曾经的主人斩杀了三十六人的话,大家都会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吧。 "

"……我是大俱利伽罗。相州传广光的作品。之前的主人是伊达政宗。名字的由来是刀身的俱利伽罗龙雕刻。……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因为,我是无铭刀。 "

"就喊你们歌仙和俱利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古代唐国的人,是你们的审神者"灯栾说完已经坐下,拍了拍凳子"先坐下来吃饭,今天早上我下的面,别嫌弃啊。辣椒和醋在桌子上,想吃自己放"

"你们先吃,我去锻造间看一下"灯栾起来抹了抹嘴,走了

"药研,这位主殿是……"

"歌仙老爷不用担心,大将人很好,就是有点怕黑,晚上不能一个人睡"

"怕黑啊,俱利你怎么看"

"没什么特别的,我吃饱了"俱利说完起身走了。

"大将怕黑不能一个人睡,昨晚是我和加州老爷陪着她睡的。现在看来会是小孩样子的短刀或者比较可爱的刀比较容易与大将接触"

"大将是古代唐国的人吧,要是大将会一些诗词就好了"歌仙说到"啊……多么风雅"

"来来来带你们去正厅吃饭了!正好你俩都是早上出来,赶上了早饭"灯栾的声音越来越近"清光吃饭了!"

"来了来了!主殿待会能不能陪我去趟万屋,我想买点甲油!"

"好好好陪你去,说好了也得帮我选一瓶!"